> 商讯 >

刘立荣8家公司股权被冻结 金立工业园已大规模裁员


来源: 新众网

继陷入资金链问题、供应商上门要债并承认赌博输掉十几个亿后,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再次引发关注。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区支行、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下简称“裁定书”)显示,兴业银行高新支行向法院请求强制包括刘立荣在内的被执行人偿付人民币20641.5万元及利息等。此外,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已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相关公司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

刘立荣持有的8家公司股权被冻结

《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为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区支行,被执行人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刘立荣、何大兵、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兴业银行高新支行与金立通信设备公司、刘立荣、何大兵、金铭电子公司、金卓通信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深圳仲裁委员会(2018)深仲裁字第220号裁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由于被执行人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兴业银行高新支行申请执行,请求强制被执行人偿付人民币20641.5万元及利息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4日依法立案执行。

据《裁定书》,目前已轮候查封被执行人金立通信设备公司名下四台车辆、轮候冻结了刘立荣持有的8家公司的股权、轮候冻结金立通信设备公司持有的4家公司的股权、轮候冻结了何大兵持有的2家公司的股权。

此外,还轮候查封金立通信设备公司的26套房产,其中包括福田区农园路时代科技大厦的14套,福田区车公庙深南大道南侧杭钢富春商务大厦的7套房,福田区深南大道以南安徽大厦的5套房产。

何大兵和刘立荣的公积金也被扣划。其中,已扣划何大兵住房公积金32.94万元、扣划刘立荣住房公积金人民币32.94万元。此外,扣划金立通信设备公司在建行深圳分账户的存款10.05万元。

另据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平台显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10月26日做出判决,刘立荣偿还申请人贷款本息合计人民币1.53亿元,此外,刘立荣偿还申请人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本息合计人民币5101.6万元。法院认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失信被执行人禁止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

此外,《裁定书》还显示,已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相关公司法定代表人限制高消费。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失信被执行人几乎无法再获得任何贷款,甚至其就业、日常出行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根据有关规定,可以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的行为:禁止部分高消费行为,包括禁止乘坐飞机、列车软卧;实施其他信用惩戒,包括限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失信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供相关单位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据媒体报道,此前金立第二大股东卢光辉主持召开了股东会议,18个大小自然股东参会,明确将刘立荣、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踢出董事会。

■ 现场

金立工业园已大规模裁员 有工厂被出租

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东莞市大岭山镇湖畔工业区的金立工业园,工业园总占地面积约258亩。

记者在园区调查采访发现,金立工业园已在今年1月大规模裁员,有旗下公司已发不出工资,目前园区内部分工厂出租给其他公司生产,留有部分生产线给一些供应商生产加工抵债。

有员工称金立旗下公司“工资发不出来”

据工业园区门口的宣传栏介绍,金立工业园内现有四家公司,分别是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众电子有限公司、金尚包装印刷有限公司。其中金众负责主板贴片生产,金铭、金卓统一管理负责金立手机整机生产,金尚负责包装印刷品生产。

工商信息显示,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金尚包装印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金立董事长刘立荣,金铭电子、金卓通信的大股东为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金尚包装的大股东为金铭电子。金众电子的法定代表人为金立创业元老袁国仁,大股东为刘立荣。

一位金众的员工告诉记者,金众公司是金立几位老板合资的企业,人事关系、薪资发放与金立独立,之前给金立生产主板,现在金立停工后,就给其他企业代工。“金众的工资照发,之前已经裁员赔偿清楚了,金铭是金立的公司,现在工资都发不出来。”

与鼎盛时期相比,如今的工业园显得冷清。“以前这里很热闹,常常很快坐满一车人,现在经常空车走。”工业园专线公交车司机张师傅(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豪赌欠债的消息也成为张师傅的谈资。

员工赔偿方案至今没有结果

附近工业园的员工告诉记者,金立工业园人多的时候有好几千人,现在就剩200多人。

工业园商户林建(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2018年1月金立开始大规模裁员,4月开始工业园商户的生意都变差了,“以前人多的时候一天营业额好几万元,现在一天就几百元。”由于生意太差,9月份开始,商户开始不愿缴纳租金,“租金从之前的一个月几万元到现在一个月几千元。”

不愿具名的商户向记者介绍,“本来说这个月有员工的赔偿方案,到现在还没有结果。”目前金立有两条生产线给其他品牌手机代加工,最近又将部分厂房租给其他公司生产。

工业园区门外有数位前来应聘的人员,应聘人员丽丽(化名)称,“现在金立工厂都停工了,应聘其他工厂的岗位。”金立工业园外挂着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众电子有限公司等公司招聘信息。

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相关招聘电话均无人接听。门口保安告诉记者,目前金铭没有招聘。

持有金立工业园区出入卡的一位李姓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金立把一部分工厂出租给其他公司生产,留有部分生产线给部分供应商生产加工抵债。”数位金立工业园员工给出了同样信息。

虽然最近关于金立的新闻频发,但林建回想金立昔日繁忙景象不愿撤出。“还想着金立能够变好。”

(记者侯润芳 马婧)

[责任编辑:RDFG]

责任编辑:RDFG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