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 >

透视"水氢车"迷局:南阳与庞青年的一场"合谋"


来源: 新众网

“我想下次休班带着老父亲去月季园看下,也体验下烧氢的公交车。”在南阳机场前往市区的路上,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对于氢燃料的公交,南阳当地人期待满满。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布《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它甚至把河南南阳这座历史古城推上了风口浪尖,蜂拥而来的媒体也打破了这座小城的宁静。“现在提到南阳,可能大家都会想到车加水就能跑。”南阳一位市民提到。

对此,媒体和公众有这样几个疑问:水氢发动机技术是否真正符合科学原理?南阳洛特斯是否能真的已完成7000辆的氢能源车量产目标?政府投资40亿元都干了什么?

南阳水氢车甚至被人视为一场笑话,况且其项目创始人庞青年此前已经“劣迹斑斑”。据公开报道,庞青年之前已经在鄂尔多斯、石嘴山等全国10多地布局汽车项目,最后都没有真正量产汽车,反而通过采矿、骗补牟利。这一次南阳市政府却依然将洛特斯作为重点项目引进,还被曝出资40亿元,批地2000亩用于修建厂房,开发氢能源汽车产业园。外界好奇,南阳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鄂尔多斯或石嘴山?

深度走访南阳,全天候科技发现,所谓的氢能源汽车产业园还远未成型,而南阳洛特斯暂时借用的在二机厂的车间里,也只生产出一辆可以称得上“车载水解氢货车”的成品。甚至连南阳市已经上路的氢能源公交车也因氢气原料昂贵,改为充电。

随着事件发酵,本来被封为座上宾的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言辞之中也流露出其与南阳官方的分歧,甚至不满。

庞青年一再强调“开弓没有回头箭”,政府的投资还没到位,只是搭建框架,催促政府尽快落实,保障在氢能源领域的领先优势,他提到,青年汽车自己已经投入数十亿元。

而另一边,南阳市委和高新区也在统一口径,一方面强调政府并未出资40亿,而是公开融资,一方面又强调项目未正式上马。

令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一个被列为失信人的人做的不靠谱的项目,能在南阳顺利立项?

水解氢“没毛病”

要进入位于南阳卧龙区洛特斯的厂房,需要经过三道大门。一个是南阳二机石油装备厂的大门,从办公区进入厂区还有一个二道门,而穿过了长长的厂区,进入二机厂租赁给洛斯特的厂房时,还有第三道大门。

这座生产石油挖掘相关井机、运财车、放射性源车的老厂,遵循着严格的值班和门禁制度,不时有大型车辆、设备出入。门口的宣传栏里还张贴着劳模的信息。很难想象,这里竟然孵化出了“水氢车”这样听起来先进的技术。在高新区占地2000亩的氢能源汽车产业园建成前,南阳洛特斯只能“蜗居”在这个不足3000平米的角落里。

5月25日(周六),厂房中设备仍在运转,32度高温下,61岁的庞青年身穿西服,其红白相间的衬衣和领带格外显眼。他坐在那辆载有水制氢装置的车上,不厌其烦地向一众记者解释水氢制车的原理。

庞青年显然有备而来,对记者的问题他对答如流。

图为庞青年在讲解水氢车原理

在他看来,此前《南阳日报》的说法有误,并非汽车加上水就能走,而是在催化剂的作用下,通过水解铝产生氢气。催化剂“是最为神秘的纳米材料”,他拒绝透露,只表示这个技术来源是湖北工业大学的专利授权,而青年汽车集团也有专业的开发团队与学校合作。

用户购买水解氢作为能源的汽车,青年汽车公司将提供铝粉和催化剂,用户平时只需要支付水费。“加入1公斤的水可供水解制氢汽车行驶1公里,车可装满300公斤水。”庞青年提到。

对于材料生产的合理性,南阳特洛斯的工程师杜云来解释称,铝可以从三氧化铝中提取,提取方法是电解铝,成本并不高。而使用过之后的铝还可以回收再利用。

庞青年进一步解释说,用来制氢的水,可以是污水,也可以来自江河湖海,水用完也可以回收再利用。“从管子里流出来的水可以喝。”他语出惊人。诸多在场的记者充满好奇,在他们的众目睽睽和期待之下,10分钟过后,水管里并没有出水。

“可能是天气原因,北方太干燥了。”杜云来解释说。作为车载装置的主要研发工程师,杜云来提到,自己其实不懂化学,“虽然氢的价格是油的3-5倍,但是作为新能源前景广阔。”

但简单算一笔账,9公斤铝合金粉能够产生1公斤的氢气,先用电解铝,再用铝和水解氢,加上催化剂的价格,远远高于直接用电的价格。

一位关注到新闻的南阳市民抱怨,这是一个中学生都知道化学常识,“水解铝本身没问题,但这相当于可以花20块钱办的事情,非要花100块钱去完成,付出的是成本,不过是听上去好听。”

而专利归属方,湖北工业大学相关专利的副教授董仕杰也认为,从技术专利到大规模应用过程中间,可能还有一定的距离。

在面对媒体时,庞青年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讲情怀。“对我们中国来说,你这个示范点如果搞砸了,我想我们总部也是不光彩的,搞好了我们总部每个人都是自豪的,欧美国家都要集聚到我们这里搞信息交流。”他说“所以我们压力很大,我庞青年个人脸面不重要,丢掉就丢掉了。”

可以说,庞青年目前在用唯一一台下线的水解氢汽车,论证他的300亿规模项目的合理性。

水氢车的新闻曝出后,工信部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车公司关于“水氢”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款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目前这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氢制的“大饼”

庞青年在唯一一台有“车载水解氢”系统的车上面对媒体侃侃而谈,他的自信源于这台车理论上的成立。

但庞青年的野心却远非在这台车上。

庞青年在南阳的布局蓝图里,“氢”能源相关的项目预计会给南阳带来300亿元产值。这足以让庞青年成为南阳市父母官的“座上宾”。

这个“大饼”包括注册资金超过2000万的南阳洛特斯,这家公司由青年汽车与南阳高新区分别出资51%和49%建立,法人是庞青年的儿媳;还包括一座生产“车载水解氢”的加工厂,价值8000万元的72辆已经上路的大巴车;还有一个与高新区签订的订单,1000辆氢能源大巴车,5000辆物流车;此外,还包括地产资源,有在高新区的一座办公室和一个大型的氢能源产业园等。他的这些项目前后共需投资超80亿元,其中有40亿将来自南阳政府。

从表面上看,这个项目十分振奋人心——一边是为产值逐年下降的重工业带来新的新机遇;还可以通过工业生产,联动交通运输、旅游等产业。

南阳是2019年世界月季洲际大会的举办地,为了承办这次大会,南阳市政府斥巨资建立了南阳月季大观园。4月底,月季大观园首次对外开放,免费一个月,每天限流万人。而首批等72辆氢能源汽车,正是为大观园量身定做,可以把乘客从市区输送到20公里之外机场附近的一些新兴旅游景点。

而投入最大的南阳高新区,目标则更宏大。

2018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正式签约,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最终形成三班30万台/年的新能源乘用车产能。

就在5月9日,南阳高新区的专项会上,管委会书记沈新亚还专门把氢能源汽车产业园作为重点项目汇报进度。而在1个多月前的4月11日,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亲自到高新区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在当时拍摄的图片中,只有一个空旷的厂房。事件发生后,高新区则回复,项目还未实质性启动。

不仅产业园还未修建,南阳洛特斯注册在高新区的办公室也空无一人。

图为南阳洛特斯注册地——南阳高新区中关村科技产业园A1楼7层,空无一人。

5月26日,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在回应中表示,社会各界关注的40亿元投资系用于南阳氢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建设,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拟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融资,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投资问题。

而庞青年已经提前一步透露对当地政府的“不满”,他称青年汽车已经投资上百亿资金,而南阳的40亿投资并未到位。

尽管如此,各种资料作证南阳当地对这一项目是十分上心的。在市政府官网中,相关新闻多达30条,很多会议中都列为发展重点。

在当地宏大的目标下,就连庞青年过去的斑斑劣迹也被忽略不计了。

2001年1月,庞青年注册成立青年汽车集团。至今,青年汽车集团有34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庞青年也因此被外界称为“老赖”。

2010年,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它得到的是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是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2011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290亿元建厂后,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当时,煤价高企,庞青年收获颇丰。直到2018年,涉事企业还在与庞青年打官司。

这样的庞青年,以及水变氢发动机这样一个很难大规模量产的项目,当时是如何在南阳立项的?

5月28日,南阳高新区给出了官方的说法,“经过多轮洽谈和实地考察,南阳高新区认为青年汽车具备客车、卡车、轿车整车生产资质,又拥有氢燃料电池及氢能源汽车研发能力和应用技术,与其合作推进氢能源汽车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也与南阳发展整车生产的目标一致;青年汽车看中南阳在区位、市场、营商环境和汽车零部件产业配套等方面的综合优势,双方于2018年12月28日签订了合作协议,拟在南阳高新区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计划生产氢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以及氢燃料发动机。”南阳高新区管委会提及,社会各界关注的“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属于青年汽车的技术储备项目,由企业自主研发,技术成熟后将在南阳批量化生产。

同时,据全天候科技了解到,在项目早期,由于庞青年被列为失信人,有过50亿资产的历史。在高新区项目报批的时候,项目主体是青年汽车集团旗下一家没有负债的公司——金华瑞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而非青年汽车的母公司。相当于高新区也通过暗箱操作,在帮助项目通过审批。

实际上,即使是南阳市官方机构,不同部门对这一项目的说法也不尽相同。一边是南阳市高新区制定了时间表——2020年建成产业园、实现量产;另一边,南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蒋璞却评价说,“不论是研发还是试验,该车都只是样车,还需不断通过技术创新,进一步改造提升,目前车可以开着跑,但还未具备批量生产的条件。”

而南阳市高新区投资公司副经理尹召翼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直言,曾经评估过庞青年的50亿欠款,“我们咨询过投资公司,也做不出评估,无法估值。”

作为参与项目的关键人士,尹召翼认为,“车载铝合金水解制氢技术”只能是氢能源应用的一个补充,而氢能源现在也只是其他能源的一个补充,不管是市场空间,还是目前技术的可靠性,离商用的差距巨大。

据一位接近南阳市委的人士表示,“本来项目并没有得到立项,但庞青年找到了郑州高校的教授,好像也是政府的熟人来背书,最后才核准通过。后来这个项目从高新区到了市委,才受到重视。”

根据公开的招标采购信息, 南阳市政府采购中心受南阳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委托,共向洛特斯公司采购72辆型号为JNP6103BFCEV的氢能源公交车,采用单一来源方式采购,项目金额8000万元。根据招标采购要求,为服务“南阳2019月季洲际大会”,公交车采购必须于2019年4月20日供货到位。

对于8000万全部使用“单一采购方式”,市政府采购中心发布的采购公示中给出了解释,他们认为,向洛特斯公司采购具有生产属地和服务保障优势、价格优势、车辆质保优势和技术优势。

图为专家意见表

一份“单一专家意见表”显示,项目非常紧急,给予意见的截止日期是3月29日,而交车时间是4月22日。最终,洛特斯交付的72辆公交均为外地厂区生产,而且晚到了6天。

纯电动的“氢能源公交车”

在庞青年用氢打造的“大饼”中,真正看得见的成果莫过于上路的72辆氢能源公交车。

氢燃料公交车车头贴有银色的“青年”二字,尾部则印着“南阳洛特斯青年汽车”,车身标记着“氢能客车”、“绿色环保”的字样。这些车每日横穿南阳市,外表看起来和市区内其它电动公交车略有不同。

车体两侧,一边有标注着“H2”(氢气)的氢气充气阀门,而另一边则是有充电标志的充电口。在K40路公交车的始发站——卧龙公交枢纽,可以看到充电桩和临时氢气站,而在终点站——“月季大观园”附近的枢纽,只有充电桩。

图为首批上路的氢能源公交车

多名公交司机证实,目前大多数氢能公交车是依靠充电运行的;南阳附近没有加氢站,氢气需要从300多公里外的焦作运送到南阳当地。而焦作的氢气厂告诉全天候科技,从4月28日氢能公交车启动以来,焦作共为其输送了7罐氢气,“有多辆车一直没有从南阳送还,也没有派去新的(送氢)车辆。”据悉,从外地采购氢气,每公斤的价格大约是六、七十元。而根据公交车上线时间,这批氢气应该早已消耗殆尽。

充电还是充氢气,公交公司心里有一本明账。充电每公里成本只有0.3元左右,而用氢气的成本高达每公里5-6元。充氢气不仅价格昂贵,司机还需要在唯一的氢气站排队,耽误出车时间。

“现在主要充电了,充一次可以跑3趟,到站就可以随时找一个充电桩充电。但氢气最早的几天会去充,后面就没有充。”一位司机告诉全天候科技。

而根据南阳高新区的公示,青年汽车还将交付1000辆同类型的氢能源公交车。南阳市附近并无加氢站,作为一个即将上马上千辆氢能源公交车的城市,还需要外地运输氢气,成本可想而知。

图为高新区项目进展公告栏里,关于洛特斯的部分

在湖北工业大学副教授董仕杰看来,“车载水解制氢用铝合金制备的关键技术基础研究”项目,创新之处在于可以“实时制氢、无需储氢,更没有运氢环节”,极大地降低了氢气泄露爆炸的可能性。

而吊轨的是,现在庞青年真正拿得出手的项目,却受到氢气运输难和成本的极大制约。

但庞青年则从很早就盯上了国家对氢能源汽车的补助。

2018年5月4日,金华市经信局官网发布《关于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车辆的公示》显示,2017年度,金华青年汽车向南宁、吉安、吕梁、金华等五市共计售出350辆新能源汽车,共申请补助资金7568.88万元。而根据河南省规定,省财政会对其氢燃料电池汽车数量和配套设施建设情况给予一定比例的奖励,具体奖励金额为燃料电池加氢站投资总额的30%。

南阳需要一个大项目

就在庞青年为“水氢车”极力辩解,南阳政府频繁开通气会的上个周末,南阳市郊的月季大观园人满为患。

距离月季大观园免费开放结束还有一周,虽然由于刚刚种植,花开得并不旺盛,开放的区域不到总面积(1542亩)的一半,但这并不影响赏花人的热情。

“南阳市区一直没有一个主要的景点,大多数历史景点都在县城,距离超过100公里,旅游发展很受掣肘。但是,之前一个私人创办的月季园,吸引了很多游客,名声在省内很高,这是政府筹办月季大观园的契机。”一位南阳当地的媒体记者提到。

南阳GDP一直稳居河南省内第三位。但在2018年,增速仅为6.62%,在全省前五的城市中是最低的,和后两位许昌市和周口市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甚至有被追上的可能。2018年,南阳的GDP总量为3566.77亿元,但由于人数众多,人均GDP3.5万元,这个数字在全省只能排到第15位。

在和多位市民聊天中,大多数人对南阳市的经济发展并不满意。尤其在重工业方面,老牌企业,包括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淅川铝业集团、乐凯胶片等发展缓慢,效益下滑。柴油机厂等项目则直接倒闭了。

而南阳高新区一直被当地寄以厚望。“高新区街道比市区宽很多,规划建设得好,环境也很不错。”一位市民提到。

从1995年3月经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省级开发区,逐渐在2010年上升为国家级的高新区,成立20多年来一直享受着良好的优惠政策,大量土地进行规划建设,但近年来引进的项目规模较小,“都是一片小厂,也不知道效益怎么样。”

“南阳亟需一个大的项目来提高知名度,带动经济增长。”上述南阳当地的媒体记者提到。

2012年1月16日,青年汽车旗下的青年曼卡在宁夏石嘴山整车下线庆典仪式,仪式由时任市委常委、政府常务副市长马汉成主持,时任市长张作理致辞,庞青年也出席并致辞。

当时,青年集团号称要投资267亿,在广袤的贺兰山东部腹地打造西部汽车生产基地。

据当时的报道,该项目的投产填补了宁夏汽车整车生产的空白,标志着石嘴山产业结构调整迈出了新的步伐。

然而,不久后,庞青年的这一套操作就被视为“空手套白狼”——以微小的投入,换得了大量土地及众多煤矿资源,后经转手交易,他卷走至少8亿资金。即使在庞青年团队撤出石嘴山后,还留下了巨额债务,以及残破的工厂和被破坏的贺兰山生态。

那么,庞青年的南阳洛特斯会是南阳人期盼的大项目吗?

[责任编辑:RDFG]

责任编辑:RDFG215